欢迎访问昆明长安网
当前位置: 首页>政法风采
法官李曰福和他的“独孤九剑”

  在金庸笔下,令狐冲原来武功平平,因学得“独孤九剑”而成为一代侠客,行侠仗义、扶正祛邪,成为人们渴望社会公平正义的感情希冀。如今,他以30年工作经历、经验和感悟,总结归纳出一册《调解九法》,妙用法律惩恶扬善、守良善之律。

  他就是官渡区人民法院速裁中心法官李曰福,是云南省年龄最大的员额法官之一,也是2017年我省这个年龄段结案数量最多的法官。持正义之剑的侠客和手持“法律之剑”的他,在实现社会公平正义方面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好管“闲事”的侠客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打抱不平是大多侠客的“通病”,李曰福也一样。

  “法院院长在哪里?我要找他、我要告状,让他给我一个说法。”一天上午9点,官渡区人民法院门口传来阵阵咆哮声。咆哮声来自一个40多岁的男子。

  “请您不要激动,我是这里的法官,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来不及问清事情缘由,李曰福先将事情揽到了身上,并邀请男子到自己的办公室详谈。

  喝着李曰福倒来的茶水,男子激动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原来2012年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决该男子胜诉,被告方需要归还5万元给他,可被告方至今却没有履行。他打电话来法院询问是否能重新启动执行程序,却被咨询人员告知要他提供被告人财产情况。事隔那么多年,他哪里能提供相应的资料,一气之下便携妻子来法院想找院长讨要说法。

  要填写一个登记表,再拿着之前的判决书进行申请……李曰福详细介绍了应该如何恢复执行判决的程序。得到详细的解答后,男子笑着和妻子离开了。李曰福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行之以法,其实大多数事情都可以平和地解决,关键在于如何与当事人进行有效沟通。”

  李曰福是一名法官,解决突发事件显然不在他的管辖范围内,但他却认为:“我是官渡区人民法院的一员,不管是什么人来到法院办事情,都要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区别只是在于是由我处理还是其他人处理。尽自己的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这也是我在工作和生活中收获的幸福。”

  谈及李曰福好管事的“病”,还得从他上学时代聊起。那个时候,警察是不少人向往的职业,可由于种种原因他却成了一名法官。但警察除暴安良、维护社会稳定、人民卫士等光辉形象却深深印在他的心底,这也给他留下了好打抱不平的“毛病”。

  李曰福是不是很闲?并不是这样。截至今年9月,他和团队共受理案件860余件,结案672件,结案率78%、调解率70%,其中判决202件、调解470件,平均每个月结案近80件、每天结案3件,这还是将节假日和周末休息的时间纳入计算之中。

  30年练就一身好“武功”

  工作30年的李曰福练就了一身好“武功”,并将其归纳、总结编纂了一册《调解九法》。

  1988年从云南大学法律系毕业的李曰福自愿分配到了官渡区人民法院,先后在法院刑庭、告申庭、经济庭、金马人民法庭、板桥人民法庭、速裁中心等部门工作,现任法院速裁中心员额法官。

  工作以来,李曰福审理了6500余件案件,其调解率高达70%至75%。基于这个原因,2017年5月,官渡区人民法院希望他能把经验、方式总结出来,供其他法官借鉴使用。两个月后,包含了九个“招式”、起名为《调解九法》的册子问世了。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法官对于家务纠纷也最为头疼。一位85岁母亲起诉自己独生儿子的案子,被李曰福遇到了。

  老人名下有两栋房子,儿子结婚后,老人让出了一栋房子供小夫妻居住。两栋房子间隔不足100米,可结婚后儿子很少来看望老人。寂寞孤独的老人越想越想不开,便把儿子告上法庭,要求其归还住房。

  法庭上,当事人双方围绕房子的事情争吵不休。如何判?于法,房子是老人的;于理,老人占着道理;于情,判决后,老人和儿子的关系将难以缓和。有了判决依据,但李曰福没有急着宣判,而是走到老人身旁,拉住了她的手,静静地倾听老人诉说往事。

  从含辛茹苦地把孩子拉扯大,述说到如今孩子不理不睬的态度,85岁老人在法庭声泪俱下。这时,李曰福突然将老人的手拉起来,对着被告席上的儿子说:“我现在拉着你妈妈的手,就像拉着我妈妈的手一样,你有多长时间没有拉过你妈妈的手了。”

  深感愧疚的儿子,在法庭上向老人道歉了,并保证今后会多关心、多照顾母亲。最终老人向法庭申请撤回诉讼,这个案件得到了圆满解决。“不能就案办案。这起案件中,老人的目的不是要回自己的房子,而是想让儿子多来看看自己,抓住这个关键点,案件就好调解了。”李曰福说,法庭上自己使用的“情、理、法”调解法,正是《调解九法》之一,通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当事双方在理上得到说服,最终回到法律的准绳上来。

  《调解九法》包括:“情、理、法”结合调解法;保持中立取得信任法;“面对面”与“背对背”结合法;降温法;证据分析法;善意点破法;换位思考法;借力打力法;法庭调解与巡回调解结合法。犹如《独孤九剑》,《调解九法》虽然只对调解方法进行了简单描述,但结合实际情况运用却变化多端、妙用无穷。

  续写人生芳华

  55岁、工作了30年,李曰福符合提前退休的条件,但他还战斗在法院工作的第一线。

  庭审、调解室、办公室、卫生间,四点一线成了李曰福的日常工作模式。办公室内,他有4个喝茶的茶杯。看到记者询问的眼光,他笑着解释说:“平常说话较多,4个茶杯都要倒满茶水,这样工作间隙才有水喝。”

  经常跟随李曰福审判案件的书记员王英凯对其工作感触最深,她说:“李法官工作很有激情,仿佛永远不知道累,经常是我都感觉很累了,想坐下来休息一下,但他依然充满干劲,像一台永动机一样。”

  不是不知道累,李曰福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才把自己的累表现出来。

  下午6点30分,官渡区人民法院大多数工作人员已经离开了,李曰福却静静地坐在工作室的沙发上,半个小时左右他才会离开工作室,踏上回家的路。这一习惯已经养成多年,用来松缓一下精神、平复一下心情;家里有轿车,但李曰福却基本不开,怕堵在路上令自己烦躁不安;日常工作中话语较多,回到家中不愿意说话……

  日复一日的工作,一坚持就是30年,李曰福动摇过吗?动摇过。

  1996年,李曰福想辞职去从事律师工作。但这个念头才向家里人表露,便被其母亲否决了。

  李曰福的母亲,犹如电视剧《杨家将》中的佘太君,是家里的“定海神针”。父亲收入微薄,全靠母亲做小生意将兄弟姐妹7人拉扯大,因此一家人对母亲十分尊敬,遇到什么大事都会倾听她的意见。

  “这份工作来之不易,要好好珍惜,认认真真地把公家的活干好。”至今,李曰福仍然清晰地记得母亲劝诫的话语,“我很感谢已经过世的母亲,她教会了我对待工作因有的态度和坚守。”

  另外,官渡区人民法院院长晏晖的一句话:“作为一名老法官,应该留下来多带带年轻一代的法官,将这个事业传承下去。”也坚定了李曰福留下来继续工作的信念。

  两鬓斑白、额露皱纹,工作时正言厉色,闲暇时诙谐幽默,这就是李曰福,一个在官渡区人民法院工作了30年的老法官。

Copyright © 2013 昆明长安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011402000153号 滇ICP备07000700号

  地址: 昆明市呈贡新区锦绣大街1号市级行政中心7号楼5层 邮编:650500

技术支持:昆明市人民政府信息办 网络支持:0871-63967198 技术支持:0871-67911105 电子邮箱:77438195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