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昆明长安网
当前位置: 首页>政法风采
工作32年的女法官患癌6年仍坚持上班

那些在朋友圈里说“把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来活”的人,是因为自己身体健康。他们没有病痛,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困难,喝完这勺鸡汤,该消磨还消磨,该颓废还颓废,对于他们来说反正有大把时光。

那些明知道明天还是比意外先来的人,才敢说: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一天,你最想做什么?因为狼没有来,所以才会悠闲地扯着嗓子去喊狼来了。

今天我们要说的是西山法院的一位女法官,她没有喊过狼来了,但是狼却向她逼近。她患癌6年了,这6年里除了与身体里的狼搏斗,其余的时间依然是朝九晚五地工作,与周围任何一个辛苦的同事一样上班下班甚至加班。

陈春香是在1985年的时候进入西山法院工作的,那一年她刚好20岁。也就是说,她花了32年的时间,在同一个地方做着同一个职业。这个时间久远到是很多读者的从出生到现在。在她身上,干工作就像吃米饭,从来不会腻。

这份执着为她换来一块金色的勋章,是由最高人民法院颁发的。勋章专门颁发给在法院工作超过30年的人,这对于一名法官来说,是最高荣誉。当年她们是6个人一起进入西山法院的,有4个人都得到了这个勋章,另外2个是因为调了工作。重大的节日和活动,陈春香就会戴着这个勋章参加。她用32年的奉献,换来了一生的光荣。

如今她在西山法院诉讼服务大厅为当事人服务。看见她的那天,高高的她穿着黑色大衣,精神抖擞。她拍拍衣服说:“我早上来上班的时候看见好多人站在门外等,我想他们应该来很久了,所以我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先开门让大家先进来。”大概中途都脱不开身去换衣服,因为不断有人过来询问,她都是笑眯眯地热情接待。还有一些当事人办完事也会主动过来和她打个招呼后再走。

眼前这个看上去热情谦和的人,实际上已经患癌6年了。和她交谈,却看不出半点生病的迹象。好像她特别在意自己的名字,稍微一提她就抢先解释:“因为我家是4代单传,到了我们这一代终于有了几个女儿。大概我父亲觉得把名字取土一点好养活吧。原本他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解释完自己名字的来历,她又开心地笑起来,一点都不嫌弃。有陈春香的地方就是先进

我问她的病,是直接问的。之前也想过要不要循序渐进,从侧面入手。但是当我们坐下交谈的时候才发觉,她是心灵不设防的人。她把自己的坦诚和率性说成话多。而她在说话的时候,说一句赠送一声爽朗的笑,非常超值。

她可能忘记了很多事情,但是查出乳腺癌的年月日是刻在心里的。真的不在乎生死的人恐怕少见,她说到某些情节还是会眼泛泪花,这就是最真实的反应。但是她的特别之处就在于是如何度过这6年的,以及之后用怎样的方式去面对。

那些和她一起玩的姐妹们聊嗨了就直接怼一句:“你哪里像一个病人,我们才有病。”说到这些的时候陈春香接了一个电话,是从地州上打来的。挂了电话她说是她的一个病友,要来昆明复查。陈春香住院的时候结识了很多朋友,经常喜欢和她们在一起说说笑笑,给大家精神安慰和鼓励。她的主治医生说:“你不但积极配合治疗,还成了我病人的心理医生,帮助她们疏通心理障碍,真是太好了”。

陈春香在单位体检的时候发现乳腺癌二期,算早中期。她的闺蜜参与了她的手术,在打麻药前她对闺蜜说,不管手术中有什么事情,你帮我做决定就好。乐观估计,手术大约40多分钟就能结束。可是划开之后发现并不是想象的那样,经过数小时的手术,陈春香的乳房被切除了。

手术后,亲朋好友来医院探望她。大家都很拘谨,小心翼翼地谁都不敢先开口说话。陈春香却毫不忌讳谈自己的病情和感受,渐渐地就成了她带着前来探望的人在病房谈笑风生。

陈春香不是不恐惧,她说和那些病友比起来自己的病算是轻的了,这是她为自己找的小确幸。已经病了,除了乐观一点没有别的选择。陈春香有两个孩子,她说孩子们对她都很好,非常关心她。她在家也完全看不出是一个病人,第3次化疗她拒绝了家人的陪同,自己开着车就上医院去了。

化疗后的陈春香头发全部掉光了,她也没有在家修养,而是直接回单位上班。医生建议她尽量不要让身体太劳累,她说自己的身体底子好,心态也好,所以治疗效果还是很不错,扛得住。这6年来,除了比生病前稍微胖了一点之外,根本看不出她有一点病态,每天都是笑盈盈的。

陈春香52岁,我逗她跳不跳广场舞。她哈哈大笑说:“我不跳,我以前跳拉丁舞和肚皮舞,现在喜欢打太极。我化疗3个月后就开始打太极,站得稳稳当当的呢”。

她生病后生活没有改变太多,32年来工作踏实勤恳。32年后虽然生病了,她依然认真工作。20年前,人们的法律意识没有现在这么强,案子也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多,但是陈春香一年也要办200多件案子,多年来一直都是办案标兵。不管是“杰出青年”还是“基层法院好干警”,或者立几等功,陈春香的工作目标从来不是冲着这些荣誉而去。她对待工作的热情,对待当事人的态度,几十年来都没有改变过。

很多年前,陈春香有个当事人是一位年过六旬的大妈。儿子吸毒,还把她的房子给骗去卖了。大妈带着小孙女来法院找陈春香,但是她又舍不得告儿子。陈春香说大妈实在太穷太可怜了,脚上穿的凉鞋底子和鞋帮都要脱离了,用绳子绑着。陈春香看见了心里很难过,她脱下自己的鞋子让大妈换上,她自己办公室还有一双拖鞋,那天陈春香穿了一天拖鞋上班。

有她的岗位就是先进。和她接触的当事人,对她的尊敬已经不仅仅是把她当作一个法官。在工作之外,陈春香有一群好伙伴,大家一起摄影,一起学画画,唱歌跳舞,栽花种草。她说自己从来都是话多,兴趣爱好多,所以朋友也多。

“我的时间和大家有点不一样,所以尽量多做一些喜欢的事情”。陈春香说得很轻松,她承受了生命之重,把轻松和愉快留给身边的人。“不能见人都哭诉自己病了,在家总是喊这疼那疼,不仅自己折磨,还折磨了别人。”

陈春香的话让我想起一句谚语:健康的人不会去折磨他人,折磨他人的往往自己备受折磨。她没有生病的时候带给别人的是热情和关怀,生病之后依然努力去保护别人的快乐。这就正像她自认为很土的名字传达的寓意:给别人春天般的温暖,灵魂散发着阵阵香气。

Copyright © 2013 昆明长安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011402000153号 滇ICP备07000700号

  地址: 昆明市呈贡新区锦绣大街1号市级行政中心7号楼5层 邮编:650500

技术支持:昆明市人民政府信息办 网络支持:0871-63967198 技术支持:0871-67911105 电子邮箱:77438195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