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昆明长安网
昆明全市法院开展“法威行动” 解决执行难问题

官司打赢了,判决却得不到执行,当事人公平正义得不到伸张。年关将至,为了当事人利益,法院坚决不让“老赖”逍遥过年。12月以来,全市两级法院启动“法威行动”专项执行活动,20天来,执行法官们奋战在执行一线,让“执行难”状况得到缓解。

“执行难”一直困扰着各级法院,当事人拿着胜诉的一纸判决,却无法实现判决所认定的权利,不仅影响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最终实现,而且也影响到司法的公信力。全市两级法院专项行动再次打响。

长水机场拘留“老赖”

郑某某是云南毅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毅人集团”)的法定代表人。2014年,由于一起合同纠纷案,毅人集团被昆明久力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力经贸”)诉上法庭。2016年1月,昆明中院审理后判决毅人集团一次性退还久力经贸租金3066503元、损失50万元及利息。

    判决后,郑某某却未按照法律程序自动履行生效判决。2016年8月,久力经贸申请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经过协调,郑某某支付了10万元给久力经贸后就开始不再还钱。“经查发现,被执行人在二环边有一块地是租给某汽车销售公司的,欠了执行申请人钱后,法院执行局多次催促他还钱,但他都称没有钱,但是却一直在收租金。”昆明中院执行局执行员乔磊介绍。

    今年2月及6月,昆明中院向承租户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让承租户直接将租金交到法院执行局,以冻结郑某某的应收租金,但郑某某却雇用了一些保安和社会闲散人员,强制收取承租户的租金。加之由于承租户在水、电、保安等物管方面受限于郑某某,因此郑某某对法院的多次警告置之不理。今年10月,昆明中院执行局向郑某某送达了财产申报表,但郑某某拒不申报财产,多次电话通知其将租金交到法院,郑某某也置之不理。

    昆明中院联系了多家协助执行单位,经过布控,查到郑某某将乘坐飞机从丽江返回昆明,这名归来的“老赖”还未到家就在长水机场被执行法官拿个正着,直接从飞机上带至拘留所。当法官宣读了拘留决定书后,原本从容不迫的郑某某才开始慌了神,开始向法官讨要自己的物品及手机,并称要和家人联系,可惜等待他的是15天的司法拘留。

    五华法院“老赖”家里搜出金元宝

    张先生的55万元钱借给云南金鼎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产公司”)后,拖了三年多都没要回来,无奈之下,他只能将房地产公司告上法庭。12月,五华区法院开展“法威行动”后,张先生的案子被列入此次行动中。日前,张先生夫妇就跟着执行员去“老赖”的公司搜查去了。

    因为前期已做了很多次沟通工作,地产公司都不配合。这一次,法官说不会再通融。在搜查财务办公室账目发现,这家公司已收预付款上亿元,是有偿还能力的。

    于是,执行员喊来开锁公司工作人员打开了4个保险柜,共搜出15万多元现金及金元宝、黄金饰品、手表等物件,还有少量美元和英镑。

    执行员介绍,据调查,这家地产公司名下还有两家相关公司。目前这家公司银行账户上查不到什么钱,因为他们日常账目往来喜欢用员工的私人账户交易。但可以肯定,这家公司对张先生的这笔钱是有偿还能力的。对于这样的被执行人,法院绝对要严肃处理。

    盘龙法院住豪宅却不还钱“老赖”被腾房

    为了周转生意,2013年7月30日,张某向昆明一家银行贷款210万元,贷款期限为10年,张某用自己名下一套位于世纪城的房屋作为这笔贷款的抵押。前两年张某一直按约还款,可从2016年5月开始,张某就没有继续还款。随后,银行将张某诉上法庭。

    法院的判决书生效后,张某仍然是既不露面也不还钱,担保人也没有要还钱的意思。银行只能向盘龙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19日,盘龙区法院开展执行“法威行动”,将被执行人张某列为重点执行对象。

    执行员敲门后,屋里却始终没有人应答,最终只好请开锁匠强行将门锁撬开。这套面积有260多平方米的房屋装修豪华,实木地板、实木楼梯、水晶吊灯。但屋里空无一人,客厅里的大件家电、家具等都已经被搬空,其他房间也都已经腾空,只留下了一些杂物。

    下一步,法院将腾空房内物品,之后将对这套房屋进行评估、拍卖,用以清偿债务。

    西山法院用孩子做挡箭牌也无法逃避执行

    陈某向申请执行人购买了价值4万元的洗衣粉后,转卖到州市并已收到货款,但他并未将4万元货款付给申请人,陈某继而被诉至法院,判决生效后,陈某以无钱为由,拒不归还欠款,悠哉游哉地当起了“老赖”。

    日前,西山区法院执行一局执行干警打电话通知陈某到法院作询问笔录,但陈某声称自己在西双版纳,因此不能到西山区法院作笔录。当天下午,根据法院查到的线索,陈某并没有离开昆明。执行干警决定在下班时间到陈某家里。到达小区后,发现陈某的车停在车位上,声称在西双版纳的陈某也在家里,本想立即对其采取拘留措施的执行干警们发现了一个新情况:陈某带着一个5岁的孩子。调查得知,其妻出差不在家,小孩由陈某照顾。

    考虑到情况特殊,执行干警们放弃拘留陈某,但决定把他的汽车扣走。听说要扣车,陈某又开始撒谎,说汽车钥匙被妻子出差带到外地了,但执行干警们都看到汽车钥匙就挂在他的皮带扣上。谎言虽然被拆穿,陈某仍然拒绝交出钥匙,当执行干警们要拘留他时,他又用自己的孩子作挡箭牌,经过几番作教育工作后,陈某终于从皮带扣上解下车钥匙交给执行干警。

    相关法院集中发放司法救助款执行款

    昆明信息港讯(昆明日报 记者罗昆娅 蔡靖妮)昨日,盘龙区人民法院对近两周以来执行到位的2649万余元执行款进行发放,最小一笔执行案款只有2991元,最大一笔高达1000万元。此外,还向9名申请人发放司法救助金29万余元。

    在发放现场,74岁的李女士和老伴领到了5万元的司法救助金。

    李女士说,这笔司法救助金是她和老伴帮儿子代领的。在2012年的时候,她的儿子夏某和邻居李某因为牌桌上的几句口角纠纷,被李某给打伤了。可由于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致使夏某无法获得赔偿,目前一家人生活困难。“在医治的过程中,还产生了很多后续治疗费,但李某一分钱都没有赔偿过。出狱后,更是不见踪影。”李女士说,她和老伴已经退休多年,收入都不高,连儿子做手术的钱都是跟亲戚借来的,拿到这笔救助金,首先将该还的债还上,之后再用在儿子的后期治疗上。

    近两周,盘龙法院执行局共执行完毕70余件案件,共执行到位金额26497149.94元。其中涉民生案件21件,实际执行到位金额963881.98元。下一步,盘龙法院还将进一步加大执行力度,创新执行方法,规范执行行为,想方设法惩“老赖”。

    日前,安宁法院在“执行攻坚·法威行动暨司法救助、执行款集中发放大会”上,集中发放司法救助款共计11.35万元,涉及抚养费、赡养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等,执行款发放2714.85万余元,涉及抚养费、劳动争议、健康权等民生案件以及涉金融案件、民间借贷纠纷等案件。

    2017年是全国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的第二年,安宁法院的执行案件数量较上年大幅增长,截至12月11日,安宁法院执行局全年共执行到位5.14亿余元;采取司法拘留措施29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1048人;向1048人发布限制高消费令;司法评估和拍卖,全程公开处置涉案财产44件。目前,司法网络拍卖次数为161次,拍卖标的为107件,成交金额为6691.42万余元,网络拍卖溢价率为124.14%。

Copyright © 2013 昆明长安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011402000153号 滇ICP备07000700号

  地址: 昆明市呈贡新区锦绣大街1号市级行政中心7号楼5层 邮编:650500

技术支持:昆明市人民政府信息办 网络支持:0871-63967198 技术支持:0871-67911105 电子邮箱:77438195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