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昆明长安网
当前位置: 首页>以案说法
纵横群山为执法 严惩“老赖”扬法威

纵横群山为执法   严惩“老赖”扬法威

   

   

   “同志们,出发!”

  近日凌晨5:30,从东川区人民法院二楼执行局大厅里传出了执行局负责人赵先文下达的向拖布卡镇进发的命令声。静寂的夜晚,命令声是那么清脆响亮。伴着命令声,整装待发的14名执行法官迅速登上警车,警车急速向东川北部群山连绵的拖布卡镇驶去,闪烁的警灯在深沉的夜幕中显得格外耀眼夺目。执行法官开始了一天的执行攻坚行动。

   攻坚行动的第一案是拖布卡镇新街村的杨某全申请执行李某志相邻纠纷一案。该案经东川区人民法院判决,确定由被执行人李某志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拆除其房屋南面外墙上的四根排污、排水管道;拆除堆砌于其房屋东南角的空心砖地埂,并将拆除物清理干净。判决生效后,李某志拒不履行义务,执行局决定采取强制措施予以拆除。清晨6:50,执行法官到达被执行人李某志家并将其控制,执行法官在拆除现场拉起警戒线,对李某志家南墙外的排污、排水管道及空心砖地埂进行有序拆除。经过一上午的奋战,于13:00拆除并清理干净被执行人家外的管道及空心砖地埂。为确保该案的顺利执行,执行局还将李某志的5000元存款予以划拨,用于强制执行中产生的劳务费、物品清运费等支出。

  刚结束上述相邻纠纷案的执行,赵法官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了申请执行人田某的声音:“赵法官,罗某林现在正在村子里帮人干活,你们赶紧来,否则又找不到他了!” 申请执行人田某系乌龙镇跑马村委会石羊小组村民,被执行人罗某林与他是同一小组村民,被执行人罗某林因雇佣申请执行人田某、秦某为其运输材料需给付田某运费6500元、给付秦某运费10500元,该两案均在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罗某林多次躲避执行,且态度蛮横。面对这一情况,怎么办呢?拖布卡镇距乌龙镇跑马村委会80多公里,且山路曲折,坡陡弯急,但线索就是命令!带队领导决定改变执行计划,到乌龙镇强制执行。匆匆吃完午饭后,执行法官即向城区方向驱驰,下到小江公路,热风迎面扑来,一浪接一浪,警车行驶到乌龙路段,漫天尘土伴着36度的高温,让人实在难以忍受!下午16:15,执行法官在申请执行人田某哥哥的引导下,将正在村里帮人建房的被执行人罗某林抓获,并当场为抗拒执行的罗某林戴上手铐,准备将其带离村子。当执行法官将罗某林带到村子中央的时候,闻讯赶来的罗某林之母李某香扯住执行法官的衣服,不让将罗某林带走,在执行法官将罗某林强制带离后,撕扯执行法官的李某香顺势倒在地上,大喊大叫。此时,喝醉酒的罗某林之父罗某朝又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一边乱骂一边挥舞着拳头来殴打执行法官,执行法官一边避让一边劝说,但罗某朝置之不理。见执行法官向村外走去,躺在地下的李某香又披头散发地冲到执行法官前面,撕扯承办法官的衣服,其丈夫罗某朝更是气焰嚣张,挥舞的拳头打在几位执行法官身上。在此情况下,带队领导一声令下,命令将罗某朝制服,给其戴上了手铐,并将其带到了乌龙派出所,对其进行说服教育。下午17:50,正当执行法官准备将罗某朝带离乌龙派出所时,李某香冲进了乌龙派出所,手里提着一个酒瓶,又倒在了地上,执行法官及时将其扶起,抢过其手中的酒瓶,酒瓶里尚有一半透明液体,浓烈的酒精味刺鼻。执行干警连忙将其抬到派出所对面的乌龙卫生院,经检查李某香喝下的是半瓶酒精度为44度的彝家苦荞白酒,已经醉酒了,执行法官哭笑不得,为了赖账竟然想得出这些法子。

  傍晚19:30,李某香的姑爷杜某来到了乌龙派出所,执行法官向他介绍了执行情况,杜某说两个老人平时不太讲道理,罗某林还欠他几万块工钱没有给他。在交代他看护好李某香后,执行法官将罗某朝带上了警车,与罗某林一道到法院接受处罚。最终,东川区人民法院决定以拒不履行判决义务、妨碍执行分别对罗某林、罗某朝实施十五日的司法拘留。晚上20:45,被执行人罗某林、妨碍执行的案外人罗某朝被送往东川区拘留所。

  吃完晚饭,城区早已万家灯火。经过近200公里的驰骋和连续辛苦执行,执行法官们在“两头黑”中,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Copyright © 2013 昆明长安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011402000153号 滇ICP备07000700号

  地址: 昆明市呈贡新区锦绣大街1号市级行政中心7号楼5层 邮编:650500

技术支持:昆明市人民政府信息办 网络支持:0871-63967198 技术支持:0871-67911105 电子邮箱:774381959@qq.com